《金色的打火机》

作者:邹宗润

这是对那份青春的缅怀,这是对那份执着的眷恋,这是对那份亲情的赞颂……

——题记某学校的一间办公室,空调一直呼呼地吹着,但一位被罚站在办公室的学生和一位坐在大椅子上的老师额头上不停地渗着汗珠,这是难得一遇的宁静,但气氛却有些诡异。学生满脸皆是伤痕,这青一块,那紫一块,但创口看得出来被药水涂过。衣衫不算整齐,被撕开了几处。

“笃笃笃”有敲门的声音传来。听到敲门声,学生垂下的手握紧了拳头,头低得更加低了。老师把门一拉开,一位家庭主妇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请坐,”老师指着一张椅子,“最近挺忙的吧,感谢您大老远跑来,家长能配合实在是太好了。”

“老师辛苦,该谢谢老师。”说罢,她又把目光投向了学生。学生不敢与家长直视,下意识的再次低下了头。

“这次来呢,主要是想说说孩子还能不能在咱学校念书了的事。”老师在说时,一直敲着桌子。

“念?肯定能念呀!你!”家长恼怒地盯着孩子,浑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给老师赔礼道歉!妈养活你容易吗?不争气呀!小牛犊子!”

学生的眼神一直回避着他妈,似乎在思考什么,想开口,却又迟迟不开口。“吱一声呀!平时不是很能吵的吗?”家长指责着学生。

老师见了,也害怕家长做出过激行为,赶忙调解:“别激动呀!咱来学校是好好谈的,先冷静!”家长听了,才平静一些:“咋能不激动呢?老师您那么辛苦,还抽时间来耗在他身上!”家长又瞪了学生一眼。“不!不辛苦,带学生、帮他们纠正错误是我的职责所在,好了,咋来唠正事,”老师又继续说道,“这孩子在学校厕所打架、抽烟!”说完,将一个东西从她的包中掏出来——那是一个金色的打火机。

“这,就是证据!带火种来学校,不是为了抽烟是干啥?”老师皱了一下眉头,“书,是可以念的,但是,要老师和家长一齐管,才能纠正学生的错误!”

“我没抽烟……”学生斜眼望了一下老师,又把头扭到一侧。

奇怪的是,家长看了打火机,沉默了很长时间,把身子往后一靠,瘫在了椅子上,目光变得呆滞。

“好,听老师的,回家管教这孩子!”家长变得平静了。“孩子从小就淘气,以前他爸在,他还拘束些,现在他爸不在了,住在姥姥家,就无法无天了!”